•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小黑屋  |   app下载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走,我们到虚拟世界开个会

      来源:极客公园前沿社(ID:GeekParkFrontier)
      编辑:余不昧 & flaash

      去年,疫情导致居家办公风靡,视频会议需求极速增长,Zoom 股价几度飙升。但今年以来 Zoom 的股价已下跌了 28%,原因之一是其核心功能产品「视频会议」在中小企业和个人用户上增长乏力。

      这似乎暗示了疫情催生的远程办公类软件增长势头的衰退,但就在 11 月初,另一家线上虚拟会议软件公司 Gather 拿下由 Index Venture 和红杉资本领投的 5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LinkedIn 前 CEO Jeff Weiner 和 Figma CEO Dylan Field 也跟投了这轮。

      而同样也是在虚拟活动平台这一赛道,甚至诞生了「英国白手起家的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也就是 Hopin 的创始人,年仅 27 岁的 Johnny Boufarhat。

      这些 Zoom 的代替品们到底做了什么,能够让产品在短短两三年内呈爆炸性增长?

      01

      Hopin:3 年估值 80 亿的

      超级独角兽

      创业世界没有因为疫情减速,根据 CB Insights 的数据,2021 年上半年将出现近 250 家价值十亿美元的新「独角兽」。从上百家独角兽中脱颖而出,Hopin 的增长速度创下了记录:

      Hopin 成立于 2019 年 6 月,而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 年 11 月它的估值就达到了 20 亿美元,比之前的增长纪录保持者 Slack 和 Bird 还要快。到今年 8 月,其估值已达到 78 亿美元,共获得了超过 10 亿美元的投资。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三年前,Hopin 的创始人 Johnny Boufarhat 因为个人长期在线办公的经历,想创办一个在线会议软件。Boufarhat 认为,传统的视频会议软件,比如 Zoom,只适用于较小的在线聚会,很难为参与人数更多的会议提供好的体验。

      「网络研讨会上可能有 1,000 人,但本质上可能只有 2 个人在说话,你甚至注意不到还有谁在和你一起开会。」Boufarhat 认为通过传统的视频会议软件无法结识新朋友,他意识到这是进步的关键。

      他的解决方案是自己编写 Hopin 的第一个版本,该版本旨在为代表提供交互式体验,让他们能够通过消息传递和在线分组讨论室与其他参会者联系。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Boufarhat 为 Hopin 概述了一个广泛的「使命」,即帮助人们「感觉更亲近」,无论他们身在何处。为此,Hopin 的功能囊括了各种互联网产品的创意,包括 Chatroulette 随机配对个人进行视频聊天的功能、Twitch 的实时文本聊天和主题演讲广播功能,以及快速的投票功能——就像你可能在 Twitter 或 Reddit 上用过的那样。

      在商业模式方面,Hopin 在最多 100 人的 2 小时活动内免费,较长时间的活动收费为每月 99 美元起,价格会根据注册人数或活动组织者的数量而上涨。另外,售票部分还需收取 15% 的佣金。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部分投资者非常看好 Hopin 的商业模式,曾支持 Slack、Dropbox 和 Wise 的 Maltz 说:「从增长的角度来看,他们拥有我们从未见过的最有效的商业模式,甚至他们筹集的大量资金还没有开始花。」

      在团队管理上,Hopin 的特别之处在于这家公司没有实体的办公室,它由一个完全远程的团队运行。但 Hopin 人才上投入的资金很多,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就像虚拟活动能吸引不想飞到外地发表演讲的顶级演讲者一样,灵活的工作方式也帮助 Hopin 挖走了可能不愿意搬迁的高管。

      目前,Hopin 的领导团队包括硅谷重量级人物,例如前亚马逊首席运营官 Wei Gao 和前 Salesforce 的首席客户官 Rosie Roca。

      02

      Gather: 有趣的 2D「元宇宙」

      Gather 类似一个视频会议平台,但它不仅是能让远程参会的人同时在线沟通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办公+游戏+社交的平台,让办公室场景更接近现实。

      据今年 3 月的公开数据显示,成立不到一年的 Gather 已累积超过 400 万用户,每月约有 40 万美元的营收(其主要的收费方式是依据建置的空间规模与功能需求付费)。

      Gather 在短时间内能够吸引百万用户的关键在于,它让线上会议视频软件不再以单一的功能性为导向,它考虑人性社交的需求,通过嵌入酷似游戏界面的虚拟空间为用户创造更有趣、拟真的互动方式,满足了用户更多场景和更人性化的需求。

      Gather 的互动界面就像是一款 RPG(Role-playing game,角色扮演游戏),用户注册登入时,可以设定自己的角色,有独特的人物造型及颜色可供选择。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开始用于远程工作时,简单的沟通就直接发消息,消息会显示在用户数字分身的上方;如果打字说不清楚,那就走到对方的工位上,当用户的虚拟形象聚在一起时,就可以开启视频聊天,这才启动了与类似 Zoom 的视频会议功能。

      空间音频技术(spatial-audio technology)绝对是 Gather 的一大卖点,用户可以根据他们的虚拟形象的远近程度以更高或更低的音量听到对方的声音。这个功能非常有用,它能把声音空间化从而使 Gather 能比 Zoom 一类的软件更让用户有沉浸感。举例来说,空间音频功能应用到教学环境中,学生们交流起来就好像他们真的在课堂环境中一样。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而除了办公室、学校,用户还可以自定义搭建餐厅、游戏厅、酒吧等各种场景。Gather 表示要致力于将自己打造成免费向所有人开放的平台。

      在融资方面,Gather 今年 3 月取得 2,600 万美元的 A 轮筹资,主要由曾资助 Zoom、 Slack 的知名创投红杉资本领投,今年 11 月又获得 Index Venture 和红杉资本领投 5000 万美元的 B 轮融资。

      Index Venture 在领投 Gather 的 B 轮融资后,在官方博客上满意地表达到:「我们很高兴能与 Gather 合作。他们向我们展示了元宇宙并不是一个遥远的愿景,而是一个已经在进行的过渡。他们以正确的方式、正在一砖一瓦地建造元宇宙。」

      而在拿到最新的一轮融资后,Gather 创始人之一 Phillip 在官方网站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什么元宇宙很重要》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Phillip 表示也 Gather 一直在「正确地构建元宇宙」:

      「我们的目标保持不变,致力于以正确的价值观构建元宇宙。我经常这样比喻:创业就像开一辆车,积累和燃烧燃料只是到达目的地的一种手段。同样,业务只是到达目的地的一种手段,而目的地是为人类建造最好的元宇宙。」

      03

      为什么传统虚拟

      会议软件需要升级?

      远程工作和虚拟会议的出现意味着工作的社交属性与实质内容之间的剥离。远程办公的情况下,你不会在饭后和同事们一起摸鱼,而是吃完饭接着工作,到晚上下班再和家人或朋友一起休闲。

      从理论上讲,这对老板来说是好事。但风险投资公司 Electric Capital 的投资者 Avichal Garg 认为,目前远程工作以创意和灵感换取效率——而灵感这种意外得到的东西,又是创新的关键所在。

      Avichal Garg 提到:「创造性地解决问题需要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问题,与其他人的互动可以让你以新的方式看待问题并发现解决方案。」

      基于这种洞察,Zoom 只充分满足了会议沟通的稳定和效率,但等疫情逐渐被控制,硬性远程工作的需求消失,谁能在虚拟会议软件中构建现实中工作的社交属性,谁就更能吸引用户留存和进一步使用。

      尽管 Hopin 和 Gather 这类产品无法完全复制真人互动,但能在许多方面超越或者创造性颠覆真人互动。虚拟会议能让交换联络信息、记住人名这些琐碎的细枝末节变得容易起来,还让收集海量信息成为可能。

      虚拟会议还可以在积极意义上改变社交形态。例如,Hopin 用户最喜欢的一项功能是介入「撮合」参与线上速配的人。由于 Hopin 强调介入配对,也就相应消除了人们在鸡尾酒会上不知道该跟谁搭话所引发的焦虑感。

      虚拟会议还淡化了社交对于外貌、身高和地理位置的要求,在 Gather 中每个人都成了模糊的方块。未来,用户的外貌可以通过滤镜、深伪技术和简单的头像设置达到进一步简化。

      加拿大著名哲学家、教育家 Marshall McLuhan 曾说过:「媒介即信息」。他的意思是,我们交流的技术比我们交流的内容更具形成性。他认为,「我们塑造了我们的工具,然后我们的工具塑造了我们。」

      比如,Hopin 团队一直都是远程办公,而当创始人 Boufarhat 初次和员工在线下见面时,他感觉已经认识他们很久了。高速成长的创业团队工作量大,沟通自然也多,所以无论是虚拟还是现实,大家的连接都能得到加深。

      这就和 Avichal Garg 所说的一样:「人类的适应能力很强大,现在的人已经适应了线上的世界,亲自见面只是抵达深层情感连接这个终点的另外一条路径而已。」

      原文链接:

      Hopin rides high on pandemic-led videoconferencing wave
      链接
      The Race to Fix Virtual Meetings
      链接
      Building the Metaverse with Gather
      链接

      Hyper 一下

      「微博」出海中东,成绩亮眼2020 年 5 月,有新浪微博技术团队背景的 Beeto 公司,在中东地区推出了一款社交 App,产品集合了 Facebook 熟人社交、Instagram 图片社交、Twitter 新闻信息获取以及 Youtube 的短视频优势,成为一款「All in One」社交产品。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据公开资料显示,Beeto 的 CTO 陈昊在新浪微博供职长达 11 年,是新浪微博早期成员。负责过包含微博主站在内的明星、问答、财经、数据标准等多种业务的研发工作。

      Beeto 成立之初也借鉴了很多新浪微博成熟的技术和运营经验,比如网络架构、技术选择,以及裂变式的用户增长模式。目前,Beeto 以其差异化的产品定位,已经成为了中东市场爆款级的 C 端社交平台。

      *封面图片:Gather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我们寻找深度报道作者

      过去 11 年间,极客公园一直在发现生生不息的创业者,与他们共同成长,致力于成为与之持续交流的「思考伙伴」。回顾最初,还在做团购的美团王兴、还没做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开始做小米手机但无人看好的雷军、还未在行业登顶的 Elon Musk 等等,极客公园都更早地发现了他们的价值。

      因为努力打造创新者的社区,才有机会理解创新,并陪伴一些先锋者们率先看到未来。我们也希望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和判断,把这种世界观分享给更多人。

      我们正身处于一个剧烈变革的时代。一些人与企业,正以科技为支点,撬动着产业发展、经济模式、生活方式乃至人们的精神世界。极客公园希望提供深入、可信的行业分析,扎实、准确的深度长文章,并与关键人物建立对话。我们希望在浩瀚的科技商业史中发现一个个鲜活的「人」。

      如果你有志于上述愿景,欢迎加入我们。我们期待爱思考、肯下苦功、怀有好奇心且具极强行动力的伙伴,同时,分析能力与写作能力也很被看重。除了体面的待遇,这里还十分看重个人的成长,你将得到悉心的引导或全力的配合。

      我们还在寻找资深内容运营。

      想更多了解极客公园,在公众号发送暗号「招聘」解锁关于极客公园的一切。

      欢迎发简历到:hr@geekpark.net


      拜它所赐,我在元宇宙里有了新工位

    • 0
    • 0
    • 0
    • 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赞助商

      广告位
    • 招募优质内容创作者!

      创作者推荐

    • 漫云科技
    • Forever
      Forever
      元宇宙Pro官方人员
    • 元宇宙Pro小助手
      元宇宙Pro小助手
      官方小助手
    • 元宇宙Pro
      元宇宙Pro
      元宇宙Pro官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