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宇宙:本站分享元宇宙相关资讯,资讯仅代表作者观点与平台立场无关,仅供参考。小黑屋  |   app下载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当顶流掌握流量密码,就好比马斯克吟诵七步诗,又好比Facebook改名Meta。即使是远在大洋彼岸,吃瓜群众也要对此给出108种猜测,这当中居然还包含离奇的改风水之说。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是否大佬到了这个级别,对外界的声音就真的不在乎了。一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的扎克伯格面对群嘲显得格外平静,就好像一位讲笑了在场观众,自己却一脸严肃的喜剧演员。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喜剧的内核是悲剧,Facebook改名Meta是否又是其不得已之举?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
      豪赌元宇宙的Meta
      当扎克伯格这个改变世界的天才少年,摇身一变成为霸道总裁之后,大众逐渐意识到,这颗曾经改变地球社交的冉冉新星,已经成为威胁自己安全的资本家。
      而围绕Facebook的新闻也总是负面居多,包括泄露公众隐私,屡次陷入数据丑闻(11月3日,Facebook宣布将关停Facebook社交媒体的脸部识别系统)。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即使是Oculus也未能幸免,虽然如今的Oculus是VR消费领域坐实的“头号玩家”,但也在几年前被告剽窃专利,向游戏开发商Zenimax赔偿2.5亿美元。
      现在的Facebook成了全球遭受审查最为严重的公司之一,在很多年轻人眼中,他已经不再是当年的Facebook。
      不仅仅是负面新闻缠身导致民众的好感度大幅下滑,Facebook本身也在社交战场身陷囹圄。
      Facebook的帝国从社交起家,秉持着“花钱解决硝烟”的策略,通过收购竞品社交软件完成了与竞争对手的“化干戈为玉帛”,比如收购Instagram、whatsapp。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但这招并不总是那么好用,总有人不差钱,比如两次收购Snapchat均以失败告终。Facebook的社交地位也渐渐被新兴的社交媒体比如TikTok所威胁甚至是取代。
      扎克伯格在近日接受外媒的采访中提到了自己在社交领域的处境:“我们面临着来自TikTok、iMessage等众多方面的竞争,YouTube、Snapchat也我们的老对手,但TikTok与iMessage现在正快速增长。”
      可以看出扎克伯格与Facebook在原有的社交领域受到了强有力的竞争,并且正落于下风,希望能提前布局未来,而这个未来他说是元宇宙。
      他在采访中表示,他现在认为未来三年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元宇宙则是其认为可以帮助真实触达海量用户的东西。
      从以上可以推测,Facebook改名至少有了两点原因:试图摆脱原有的烂名声,以及通过转型跳出社交困局。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当然,并不止于此。在当外界将其与尴尬更名Alphabet的Google相提并论时,此时的扎克伯格,不仅认为自己与Google改名有很大差别,并且在采访中将自己与微软做了对比:“在策略上,要从以Facebook为先调整为以元宇宙为先。我感觉这与微软从以Windows为先转变为以云业务为先相似。”
      微软通过超前的眼光,通过云业务获得了未来的门票,而这张门票正在快速兑现,如今蓬勃发展的云需求正在验证微软的远见。扎克伯格改名Meta,赌注元宇宙的野心不可谓不大。
      不过打破社交困局赌注未来,扎克伯格并非从此时的元宇宙开始,而是从收购Oculus时便已明确,他认为VR社交会是下一代社交模式,但很显然,他错漏了现今如日中天的短视频社交。
      目前来看,扎克伯格的VR社交显然也是失败的,至少以目前的状态来看,阶段性的失败是肯定的,Facebook Spaces、Oculus Homes纷纷败北。不过Facebook对这条路有着坚定不移的自信,即将向市场放出大招:Horizon,这款全新VR社交软件或许就是Facebook手上最为具象化的元宇宙。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扎克伯格描述的元宇宙也并非虚拟世界这么简单,从一些迹象上看,他似乎想要建立的是另一个世界,以及另一套与真实世界令其深受其扰、截然不同的经济甚至是政治体系。

      扎克伯格激进的元宇宙愿景
      扎克伯格真实的元宇宙愿景到底是什么?最为直观并且可参照的,一个是目前或已结束公测但尚未正式推出的VR社交应用Horion;另一个,是扎克伯格在本届Facebook Connect大会有视频作辅,借助CG技术大肆描绘的场景。
      Horizon世界中的社交与我们现在已知的社交相比,其重要差别至少有三点(《Horizon Workrooms–Facebook迈向元宇宙的开始》):
      第一,是其与2D视频游戏截然不同的沉浸式3D体验;

      第二,它是多种社交场所的集合体,影院、球赛现场、音乐厅、游乐场……将真实世界的娱乐场所能搬的都搬了进来;

      第三,这也是其之所以能被称之为世界的重要原因,用户在当中扮演着玩家同时也是创造者,Horizon当中的一切,包括风格不一的世界、游戏等等,全部可由用户自行建造,这是“造物者”的乐园。

      来源:网络

      到Horizon这里,至少还是可以实现的虚拟世界,我们可以将其与现实明确区别开。但当它上升到元宇宙,并且将虚拟与现实混输时,似乎就进入了一个玄幻程度可与中国字典中“元”字相提并论的迷幻Level。
      据扎克伯格在Connect大会展示的视频,那是一个虚拟与现实相结合的世界,结合到哪个程度?虚拟与真实共融,全息影像出现在真实的世界,而真实的人类可以瞬间进入虚拟的世界。
      来源:网络

      并不止于此,那样一个世界将拥有另一套运作规则,比如虚拟货币,而它的经济体系可以被重新定义,比如元宇宙的建立者Facebook。
      而扎克伯格本人也在Connect大会提到了非同质代币与元宇宙中新的治理规则。扎克伯格想要创建的元宇宙,或许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他想要一个有着不同社会规则的世界。
      外媒记者在采访中询问扎克格伯是否正在支持非同质代币?在记者的理解里,扎克伯格似乎在考虑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向其提问了如何看待智能合约。扎克伯格对此表示,“我确实认为有一个更为去中心化的重要场所。”
      虽没有可以官宣的内容,但他确实认为Facebook一直是这个领域最前卫的大型科技公司,他们对它感兴趣,并且对此表示支持,并且认为它在未来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2019年,Facebook成立子公司Calibra以确保其开发的全球非同质代币货币Diem币(原名Libra币)的社交数据与金融数据相互分离,同时代表Facebook在Libra(天秤座)网络中构建和运营服务。
      2020年5月,Facebook将数字钱包Calibra更名为Novi。今年8月,Facebook区块链负责人David Marcus发博文表示,他所监督的数字钱包子公司Novi已准备好进入市场。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Libra(天秤座)是扎克伯格定义的一个新的金融框架,天秤座这样的取名让人不由思忖,这是否暗示着Facebook渴望着另一种公平,一种不由现有政府控制的天平,一个去中心化的全新市场。
      就在10月28日Facebook改名的次日,海内外的股票市场,除了元宇宙概念股,非同质代币概念股也是大涨,在非同质代币/游戏领域,市场领先的 Sky Mavis Axie Infinity 分片(AXS)在 24 小时内上涨了 11%,其他与游戏相关的加密资产也在上涨。
      元宇宙背后隐藏着虚拟经济体系的巨大市场。
      Facebook内部截然相反的声音:
      是飞向宇宙,还是创造宇宙
      即便扎克伯格对外描绘了如此宏伟的元宇宙蓝图,公司内部却也如外界一般,有关元宇宙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声音。
      拥护者以Facebook AR/VR内容副总裁Jason Rubin(杰森·鲁宾)代表,而反对者以Oculus 咨询CTO John Carmack(约翰·卡马克)为代表。
      鲁宾与卡马克均非无名之辈,鲁宾是年少成名的“游戏天才少年”,15岁与发小成立工作室,曾推出全球知名的游戏《顽皮狗》、《古惑狼》、《神秘海域》。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而卡马克是有着“3D引擎开创者”、“3D游戏之父”头衔的大神,他发布了第一款3D射击游戏《重返德军》,有着封神之作《Doom》……同时是Oculus或者说VR的伯乐,发掘了当年的帕胖。
      鲁宾之所以被拎出来作为扎克伯格元宇宙的支持者,在于近日有消息称鲁宾2018年的文件曝光,文件的主题居然就是元宇宙。
      从鲁宾的论文,我们可以读出轻率和些许自大,有些像下属抓住老板的痛点与野心向老板画饼。他写道:“Facebook有可能有效地将谷歌、苹果、索尼、HTC、Valve这些竞争者踢出门外,”并补充说,“索尼的精力放在PS5,HTC对其潜在的硬件伙伴并不满意,而Facebook的投入超过Valve。”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CNBC
      他甚至嘲笑谷歌的Daydream就是一个玩笑。可笑的是,Facebook今天的改名与Google当年重组改名Alphabet却有说不出的相似之处。
      从鲁宾的从业经验来看,他所描述的未来,更有可能是指沉浸式3D游戏的未来,在他的定义里,或许未来的VR游戏空间就是元宇宙的定义。
      卡马克与鲁宾的观点截然不同,Connect大会前脚老板扎克伯格大肆描绘元宇宙的未来,后脚卡马克便在演讲中表示,虽然自己也相信这样一个愿景,但却积极反对公司在元宇宙方向的每一步行动。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网络
      因为他对现有的技术感到担忧,建造元宇宙就像“太空架构师的蜜罐陷阱——这些程序员只从最高层次抽象地看待问题。我只为此感到沮丧,因为你正在建造的东西并非真正重要的事情。”
      在卡马克看来,扎克伯格应该更为务实,他对扎克伯格的建议是专注人们能够使用的产品,而非很难短期内触及消费者的未来科技。“我所担心的,是我们花费数年的时间、大量的人力,可能最终得到的东西却对人们现今真正使用的设备与硬件并未产生太多的贡献。”
      而且卡马克是一个有航天梦想的人,向往真正的宇宙。他在这个方向上的实践还要早于马斯克,2000年便成立了自己的私人太空公司Armadillo Aerospace(穿山甲宇航),致力于研发可重复使用的登月火箭。
      2013年,因为过于高昂的资金、技术的投入,以及对VR的深厚兴趣让卡马克的宇航事业陷入了休眠。即便如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卡马克对真实宇宙的向往。
      可能卡马克内心想对扎克伯格说的是,我想坐马斯克那种火箭去宇宙,不是让你给我创造一个宇宙。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图源:VR陀螺旧图
      或许卡马克更想要的是基于真实向未知探索,而非通过虚拟再创一个宇宙。人不可能抛弃现实,而元宇宙势必需要建立在技术之上, 这次,我站卡神。
      结语
      所有的大型公司都会为未来做豪赌,无论是今天的Facebook还是在2015年进行了重组更名的谷歌。这些未来的赌注有些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比如谷歌的智能隐形眼镜,有些却在一步步成为现实,比如自动驾驶,比如马斯克、贝佐斯飞向宇宙的火箭。
      然而元宇宙与上不同的是,一个在追求飞向宇宙,一个在追求创造宇宙。
      我们似乎来到了一个造梦的时代,可到底哪些是支撑我们人类的梦想,而哪些又只是一些人以利益为目标灌输的青天白日梦。
      外网有一句形容VR的话或许套用在这里整挺好,有“太极”的表达艺术:“Metaverse-Maybe-Tomorrow”。
      参考链接:
      链接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往期推荐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合作请联系

      商务合作/融资对接(微信)
      西瓜:18659030320
      刘威:18948723460
      文静:mutou_kiki
      身陷社交囹圄的Facebook,豪赌元宇宙的Meta
    • 0
    • 0
    • 0
    • 2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赞助商

      广告位
    • 招募优质内容创作者!

      创作者推荐

    • Forever
      Forever
      元宇宙Pro官方人员
    • 元宇宙Pro小助手
      元宇宙Pro小助手
      官方小助手
    • 元宇宙Pro
      元宇宙Pro
      元宇宙Pro官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